帐号: 密码: 验证码: 验证码
粤鲁闽浙金融支持海洋经济发展比较及启示

摘要:2018年1月,人民银行等八部委联合下发《关于改进和加强海洋经济发展金融服务的指导意见》,明确下一步金融支持和服务海洋经济发展的重点和方向。本文比较分析了粤鲁闽浙四省金融支持海洋经济发展的主要做法和经验,并提出相关政策启示,以期为我国海洋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参考。

关键词:海洋经济 金融服务 对策建议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所在单位意见。

作者简介:胥爱欢,经济学博士,现供职于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

     刘爱成,经济学硕士,现供职于中国人民银行阳江市中心支行。  

一、粤鲁闽浙金融支持海洋经济发展的主要做法比较

(一)广东:强化政策引导,协同推进商业性金融、政策性金融、开发性金融服务海洋经济发展

一是强化政策引导,为金融支持海洋经济发展营造良好的政策环境。2018年4月,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牵头联合广东省海洋渔业厅等七部门转发《关于改进和加强海洋经济发展金融服务的指导意见》,结合广东海洋经济发展实际情况,提出贯彻落实指导意见的具体措施,推动形成各方支持海洋经济发展的政策合力。二是设立海洋渔业贷款专营中心,提升金融服务海洋渔业发展的精准性。中国银行湛江分行成立湛江南方水产科技支行,为南方水产交易市场内的对虾批发商户提供融资支持。三是引导金融机构因地制宜创新支持海洋渔业产业发展融资担保模式。江门、阳江、汕头、茂名等地的金融机构创新“先保证后抵押”、“造船厂担保+客户贷款”、“信用+后期追加新建渔船抵押”、渔产品收购企业担保等多种担保模式,支持传统海洋渔业产业转型升级发展。四是支持符合条件的海洋经济领域内企业到银行间债券市场发债融资。2017年工商银行广东省分行协助海洋经济领域内相关企业在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5亿元债券,有效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五是引入政策性、开发性金融服务,支持海洋经济重点领域发展。国开行广东省分行与广东省海洋渔业厅签署《开发性金融支持广东海洋强省建设合作备忘录》,运用开发性金融重点支持省内19个海洋经济发展项目建设;中国进出口银行广东省分行通过发放服务贸易贷款、流动资金贷款等方式,支持海洋经济领域内企业参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农业发展银行广东省分行设立9.62亿元的农发重点建设基金,支持军用舰船等特种工程船制造、海洋工程等领域内企业发展。

(二)山东:充分利用中央和地方财政资金,积极撬动金融资源助力海洋经济创新发展

一是积极争取中央财政资金支持。2016年,山东省青岛、烟台、威海等地市先后入选国家海洋经济创新发展示范城市,每个城市获得3亿元的中央财政资金支持。目前,中央财政的启动资金4.26亿元已拨付到位,重点投向海洋生物、海洋高端装备制造等领域发展。二是利用财政资金引导设立多元化海洋基金。2012年,山东省财政投入1亿元,设立“蓝色经济区产业投资基金”,重点投向海洋战略性新兴产业,扶持海洋经济领域内创新型科技企业上市,其中,由投资基金支持的正海生物、步长制药等企业均已上市。此外,山东还组建山东省海上粮仓建设投资基金、潍坊市滨海信托基金,支持海洋经济领域优质企业发展、重点项目建设。三是利用财政资金支持海洋经济领域科技创新发展。2016年以来,山东筹集资金3.29亿元,对泰山学者蓝色产业领军人才团队,每个给予1000—3000万元的项目经费补助,用于支持团队围绕海洋生物、海洋装备制造、海洋新材料等领域研发创新。此外,为推动金融机构支持海洋科技创新发展,2016年山东省结合中央下拨的资金5000万元,设立省级知识产权质押融资风险补偿基金,规模达1亿元,主要用于建立科技成果转化贷款风险补偿机制,引导合作银行加大对科技成果转化项目的信贷支持力度。

(三)浙江:拓展金融支持海洋经济发展的组织模式,创新海洋绿色金融产品和服务

一是建立“政府+银行”合作机制,共设海洋经济金融服务中心。上海浦东发展银行与浙江省舟山市政府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共建浦发银行海洋经济金融服务中心,向当地海洋经济领域内企业和项目提供海洋物流金融、海洋临港金融、海洋绿色金融等金融服务,推动海洋经济领域产融精准对接。二是多方合力设立产业基金,助力海洋产业转型升级。银行与政府、创投机构、资产管理公司合作组建各类产业基金,目前该基金共有8只,筹资规模达342亿元,主要通过“股权+债权”相结合的模式,支持海洋经济领域优质企业设备升级、技术研发和上市融资。三是充分利用区域融资平台,积极创新海洋绿色金融产品。2018年6月,推动企业在浙江股权交易中心成功发行全国首只“海洋渔业资源类资产证券化”绿色金融产品—“平海”资产收益权产品,共计三期,规模各达3500万元。该融资产品盘活海洋渔业资产资源,有效解决相关企业在传统融资中缺少有效抵(质)押物、担保难等问题。四是拓展“银行+证券”合作机制,支持相关企业开展资产证券化。杭州银行等银行机构联合海通证券,为浙江某租赁有限公司发行两期、总额为10.04亿元的租赁资产支持证券,为大批船舶、远洋渔业、水产加工、生物医药等海洋企业租赁新设备提供金融支持。

(四)福建:利用财政资金引导设立风险补偿基金和产业投资基金,积极发展海洋产权交易服务平台

一是运用财政资金分散海洋金融服务风险。2013年,福建省投入5000万元省级财政资金与银行机构合作,共同开展现代海洋产业中小企业助保金贷款业务,后期还追加2000万元资金设立保证保险风险补偿金,有效分散了银行开展海洋金融服务的风险,使海洋经济领域内中小企业能够享受到较为优惠的利率。二是设立海洋产业创投基金,助力优质企业做大做强。2017年福建省政府提供财政资金5000万元,引导福建省投资开发集团等社会资本,共同参与设立福建省远洋渔业产业基金,基金规模达10亿元,用于支持远洋渔业发展。此外,福建省政府与厦门市政府分别投入2500万元财政资金,引导社会资本参与,共同设立厦门南方海洋研究中心海洋产业基金,基金规模达1.026亿元,重点支持厦门地区海洋新兴产业发展。三是成立海洋产权交易服务平台,提升涉海产权流转和金融服务便利化。2017年,福建成立“福建海洋产权交易服务平台”,并先期开展海域使用权交易业务,计划逐步开展无居民海岛使用权、海洋排污权、海洋知识产权等其他业务。该平台具有交易功能、海洋产品定价、投融资功能,旨在通过金融盘活海洋资产,推动涉海产权流转便利化。

二、主要启示及对策建议

综上所述,粤鲁闽浙四省在金融支持海洋经济发展方面各具特色。广东强化政策引导,协同推进商业性金融、政策性金融、开发性金融服务海洋经济发展;山东充分发挥财政资金的杠杆撬动作用,设立多样化的蓝色海洋投资基金,增强了金融支持海洋科技创新驱动的能力;浙江在金融支持海洋经济发展的机构和组织模式、海洋绿色金融产品和服务、海洋企业金融租赁等方面进行了有益的尝试,提升了金融服务海洋经济发展的效能;福建充分发挥产业创投基金和海洋产权交易服务平台的作用,积极吸引和聚集社会资本力量,盘活海洋资产,助力海洋经济创新发展。为此,我国可以在上述四个省份金融支持海洋经济发展经验基础上,继续完善金融支持海洋经济政策启示,助力我国海洋经济高质量发展。具体来看,可以在以下几个方面着力完善政策体系:

(一)继续加强财政政策与金融政策、产业政策的协调配合

一是综合运用财政、税收等优惠政策,建立健全海洋经济领域的贷款风险补偿、贴息等财政激励机制,不断完善担保基金等信用增级机制,对海洋经济领域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和科技创新性产业实行税收优惠和减免,引导金融资本、社会资本加大对海洋经济的支持力度。二是完善金融支持海洋经济发展的配套政策,对于海洋金融业务发展较好的金融机构给予一定的财政性奖励,引导银行机构加大对海洋经济领域内绿色产业的信贷投放力度;加大对海洋经济科技创新驱动项目启动资金的扶持力度,发挥海洋科技产业创新中心的示范引领作用,推动海洋产业链协同创新、产业孵化集聚发展。

(二)推动设立海洋产业投资基金、创投基金支持海洋经济创新发展

一是支持国内符合条件的地市争创国家海洋经济创新发展示范城市,争取获得中央财政专项资金支持,充分发挥好财政资金的杠杆作用,吸引金融资本、社会资本以股权、债权等形式投资海洋产业。二是加大财政资金对创业基金和风投基金的支持力度,拓展海洋产业发展的资金来源,引导创投机构与金融机构合作,组建各类产业创投基金,支持海洋经济领域内优质企业做大做强,推动远洋渔业、海洋生物、海洋高端装备制造业、海洋高新技术等重点领域加快发展,促进海洋经济领域高新技术成果加速转化。

(三)推动海洋金融服务组织、产品创新

一是推动海洋渔业部门与金融机构共同搭建海洋金融服务平台,建立优质项目数据库,强化信息共享,提升产融对接效率,为海洋经济领域内企业、项目等提供全方位、专业化、精细化的金融服务。二是支持符合条件的海洋工程装备企业、大型船舶企业通过控股、参股等方式发起设立金融租赁公司,鼓励金融机构为企业发行租赁资产支持证券提供服务,拓宽支持海洋经济发展的资金来源渠道。三是支持海洋经济领域内符合条件的企业发行绿色企业债,鼓励金融机构开发与海洋清洁能源、海洋排污权等相关的绿色金融产品,重点支持海洋经济领域内绿色产业发展。 

(四)加快健全涉海产权市场流通服务机制

一是建立健全以互联网为基础、区域集中统一的海洋产权抵质押登记制度和涉海产权评估标准,推动有关部门加快对涉海产权的确权颁证。二是探索建立以海域使用权、海洋知识产权等为主体的海洋产权交易中心,规范海洋产权挂牌交易行为,提升海洋资源的市场化配置效率。三是引入专业的第三方评估机构,为各种海洋产权提供专项的评估、托管、质押融资服务,不断扩大海洋产权交易平台的市场影响力。

 

 

 

 

(责任编辑:张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