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在熨平风险中开拓资管发展新空间

摘要:资管新规的出台和实施,必将深刻地改变金融生态环境,带来金融业的深远变革。其目的就是为了规范资管业务经营行为,统一资管产品监管标准,有效防控金融风险,促进金融业健康发展;其核心就是要打破刚兑、正本清源。本文从资管新规出台的背景入手,梳理了其核心内容,并论述了资管新规带来的机遇与挑战。

关键词:资管新规 机遇 挑战

  余钢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所在单位意见。

作者简介:余钢,现供职于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

在防控金融风险攻坚战正如火如荼地开展之际,2018年4月27日,经党中央、国务院同意,人民银行等四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新规从去年底向社会征求意见到正式出台,始终是金融界关注的焦点和热点。这一重大金融制度的出台和实施,必将深刻地改变金融生态环境,带来金融业深刻的变革,其目的就是为了规范资管业务经营行为,统一资管产品监管标准,有效防控金融风险,促进金融业健康发展;其核心就是要打破刚兑、正本清源。以此为标志,金融机构资管业务进入统一规范发展的2.0时代。本文从资管新规出台的背景、核心内容以及资管新规带来的机遇与挑战等三个方面展开论述。

一、资管新规出台的背景

(一)飞速发展的资管业务亟待统一规范

自2012年至2016年,我国资管业务年复合增长率超过40%,快速发展的原因在于:一方面,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高速发展,居民财富不断积累增长,并产生多元化的财富管理需求;另一方面,随着间接融资向直接融资的发展,债券市场、股票市场等多层次资本市场,为资管业务投资提供了丰富的投资品种。此外,2012年各项创新政策密集出台,助推开启“大资管”时代,政策的松绑使得各类金融机构纷纷涌向资管市场,银行、信托、保险、券商、基金、期货、私募等各类金融机构在资管业务上都有了延伸的空间。在这种政策背景下,线上线下争抢资管业务,体系内外争夺客户资源。看似繁荣发展的同时,造成行业发展的“虚胖”,形成金融风险“堰塞湖”。

(二)资管业务六大乱象急需根本性整治

应当承认,资管业务的发展,丰富了居民与企业的投融资渠道,满足了实体经济的融资需求,提高了金融市场的流动性和活跃度,推动了利率市场化进程,拓展了金融机构的业务空间,也促进了金融机构的业务转型。在看到资管业务积极作用的同时,也丝毫不能忽视金融风险面临的严峻现实。当前金融风险突出地表现在债务压力沉重与金融乱象丛生两大方面,资管业务的乱象表现在:

一是监管标准之乱,监管套利泛滥。金融监督管理部门按机构、行业不同制定不同的监管标准,对单个行业来说是审慎、有效的,但从整个金融体系观察分析,就会发现不同行业的产品标准、资产投向、销售要求等监管规制宽严不一,导致监管套利泛滥。

二是产品结构之乱,嵌套和通道业务虚假繁荣。由于缺乏统一的监管规制,金融机构为规避投资范围、资本约束等进行多层嵌套投资,信托、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等的通道业务越做越大、越做越来劲,整个行业呈现虚假繁荣。多层嵌套和通道业务的发展,不仅加剧了产品的穿透难度,也拉长了资金链条,提高了融资成本,还容易成为交叉性金融风险的温床。

三是表外扩张之乱,影子银行风险不断积聚。信贷资产出表,规避表内信贷的宏观审慎评估(MPA)、资本充足率与合意贷款规模的监管要求,造成金融统计数据失真,影响货币供应量真实状况的准确判断。部分资金流向房地产、产能过剩行业,投向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给结构调整带来更大的困难。资管产品成为企业举债的重要渠道,企业杠杠水平居高不下。

四是投资运作之乱,流动性风险日积月累。一些金融机构在开展资管业务时,通过滚动发行、集合运作、分离定价等方式,对募集资金进行资金池运作,部分资金、项目实质上是“以短投长”或“长拆短卖”,加大了资管业务的流动性风险。一旦产品难以募集到承续资金,就可能引发流动性紧张。

五是资金价格之乱,刚性兑付难以打破。现阶段部分银行、信托和券商资管业务因为刚性兑付,导致客户购买资管产品时无需承担投资风险,不仅风险累积并留存于资管机构体系内,也强化了无风险收益,导致资金价格被扭曲,并滋生严重的道德风险。

六是市场秩序之乱,“两非”(非法金融机构与非法金融活动)风险十分突出。互联网理财、各类投资顾问公司等大肆开展资管业务,产品分拆、误导宣传、资金侵占等问题屡屡发生。各类交易场所以销售、代理销售资管产品为名,大量吸收个人会员和客户资金,变成“超级银行”。一些资管业务甚至演变为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非法发行证券等违法行为,严重扰乱了金融秩序,资管市场不断演变成“两非”风险的重灾区。

(三)对资管业务开展功能监管已刻不容缓

如前所述,资管业务近几年在快速扩张的同时,也滋生了种种金融乱象。随着“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的工作不断推向深入,资管业务的各种乱象所积累的风险也不断暴露出来。可以说,防范资管市场的系统性风险,已到了不得不拿出措施的时候!金融监管部门站位要高,要以“大金融”、“大稳定”的视野,高度重视资管行业的各种问题,切实纠正行业发展存在的弊病,推动资管行业在规范中健康发展。因此,当前制定和颁布资管新规,是资管行业正本清源的顺势之为,其重大意义主要体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1、规范金融市场发展,严肃整顿金融秩序。本次新规因乱而治,精准施策,以严监管为纲,打破刚兑、禁止资金池操作、实行产品净值化管理、控制杠杆水平、消除多层嵌套和通道、加强非标业务管理等条款均切中要害。短期来看,资管新规将规范金融市场发展、整顿金融秩序;长期来看,将净化金融生态环境,推动金融业的发展回归本源。

2、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维护金融体系稳定。目前,多重风险相互交织、相互传染的复杂局面,给资管行业本身的金融安全带来巨大挑战。由于资管业务的产品、渠道和参与主体存在多个金融市场交叉的情况,风险在不断积聚的同时,也在跨行业传导、跨区域传递、跨市场传染,如再不遏止,将危害金融体系的安全与稳定。因此,贯彻落实资管新规,建立动态、全面的资产管理业务风险管理体系,是当前资管机构的首要任务。

3、服务实体经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资管新规实施后,资管业务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宗旨将更突出。各资管机构主体应找准新常态下最具增长潜力和发展活力的业务领域,在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中不断拓展业务空间:一是紧跟制造业转型升级、战略新兴产业做大做强以及互联网等新兴业态不断壮大的发展步伐,开发出相应的资管产品以有效对接其融资需求;二是把握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契机,响应国家提高直接融资比例的战略导向;三是贴近混合所有制改革,抓住权益类项目机遇;四是挖掘资产证券化潜力,盘活银行与企业巨额存量资产。

4、优化金融结构,维护金融体系自身健康。资管新规实施后,将形成“堵偏门、通正门”新的政策环境,非法资管业务将受到严厉打击,资管业务供给更加健康有序。资管新规明确指出资管业务作为金融业务,必须纳入金融监管,非金融机构不得发行、销售资管产品,私募基金等机构必须在国家专门制定的规定内才可开展资管业务。资管业务的供给将逐步得到规范,金融结构将不断优化,从而推动金融体系进入健康发展的良性轨道。

5、改革创新金融监管,推进金融治理体系建设。新规前的资管业务之所以遭到市场诟病,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监管存在盲区、套利存在空间。虽然分业监管能够提高监管的专业性,但各监管机构容易存在“铁路警察,各管一段”的定性思维,风险监管的责任边界不太清晰。由于行业监管思路的不同,即使是同一类型的资管业务,也可能面临不同的监管约束,监管的成本差异就形成了监管套利。资管新规从机构监管转向功能监管,这是监管方式的重大创新,弥补了交叉性金融业务的监管漏洞,也是金融治理体系建设的重大尝试。

二、资管新规的核心内容

资管新规统一了同一类型资管产品的监管标准,实行公平的市场准入和监管,最大程度地消除了监管套利空间,有效提升了投资者合法权益的保护水平。新规对资管业务的监管是全方位、多角度的,充分考虑到业务发展的现实,对过渡期业务的平稳承续做了周密布署,也对全面实施后的健康发展做了统筹安排。总结归纳起来,有以下九个方面的核心内容:

(一)统一产品分类

资管新规将资管产品根据资金募集方式的不同,区分为公募、私募产品;根据投资性质不同区分为固收、权益、商品及衍生品与混合类四类。不同监管体系下的资管机构发行的资管产品,都需要从这两个维度进行分类,执行同等的监管标准。

(二)强化投资者适当性管理

资管新规综合考虑投资者的投资经验、资金实力、风险识别和承担能力等因素,将投资者分为社会公众和合格投资者。同时,强化产品和投资者匹配原则,禁止欺诈和误导投资者购买与其风险承担能力不匹配的资管产品,以及禁止通过拆分产品等方式突破投资者适当性要求,将更有利于规范资管产品销售,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三)限制非标投资

资管新规通过先定义标准化资产、再采用排除法的方式,从严定义非标资产,并提出禁止期限错配、限额管理等要求,将有利于消除非标资产的影子银行风险,避免资管业务沦为变相的信贷业务,缩短融资链条,降低融资成本,提高资管业务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和水平。

(四)禁止资金池

资管新规禁止开展资金池业务,要求产品期限和所投资资产存续期相匹配,并提出第三方独立托管要求,以及鼓励主营业务不包括资管业务的金融机构应当设立子公司开展资管业务,将有利于加强流动性风险管控,强化资管机构自有资金和资管产品之间以及不同资管产品之间的风险隔离,是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重要举措。

(五)打破刚性兑付,产品实行净值化管理

资管新规明确指出资管业务的本质是“受人之托,代客理财”,明确要求资管机构不得在表内开展资管业务,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以及要转变预期收益率模式,强化产品净值化管理,明确核算原则,同时还明确刚性兑付的认定情形和惩处要求,将有利于从根本上解决资管行业当前普遍存在的刚性兑付问题,培养投资者风险自担、收益自享的成熟理念,正确传导资金价格,提高金融市场资源配置效率。

(六)统一杠杆要求

资管新规将资管产品的杠杆分为两类,一类是负债杠杆,即产品募集后,金融机构通过拆借、质押回购等负债行为,增加投资杠杆;一类是分级杠杆,即金融机构对产品进行优先、劣后的份额分级,优先级投资者向劣后级投资者提供融资杠杆。资管新规从两个维度严格控制资管产品的杠杆水平,将有利于抑制层层加杠杆催生资产价格泡沫的行为,促进债券、股票等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平稳发展。

(七)消除多层嵌套和通道

资管新规禁止多层嵌套,允许资管产品“单层嵌套”,禁止开展规避投资范围、杠杆约束等监管要求的通道业务,同时要求金融监督管理部门对各类金融机构开展资管业务实行平等准入、给予公平待遇,从根本上抑制了金融机构多层嵌套的动机和必要性,提高了业务结构设计的透明度,缩短了资金链条,铲除了交叉性金融风险产生的制度土壤。

(八)审慎安排过渡期

资管新规按照“新老划断”原则设置过渡期,规定过渡期至2020年底,与征求意见稿相比,延长了一年半的时间,给予资管机构更为充足的转型时间和整改空间。同时,资管新规要求资管机构在过渡期内,新创设发行的产品须符合资管新规要求,不合规老产品为接续所投资的未到期资产,可继续发行,但产品整体规模应有序压缩递减,防止过渡期结束时出现断崖效应。过渡期安排既充分考虑了存量资管产品期限、市场规模及其所投资资产的期限和规模,又兼顾增量资管产品的合理发行,将有利于促进资管行业的平稳转型,合理释放新规实施后的政策风险。

(九)创新监管理念,加强监管协调

资管新规明确人民银行负责对资管业务实施宏观审慎管理,金融监督管理部门在机构监管的基础上要强化功能监管,创新了对横跨不同监管体系的资管业务的监管理念,加强了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与金融监督管理部门机构监管、功能监管的协调,不仅减少了监管真空,消除了套利空间,也有利于为各类资管机构创造平等的市场环境。

三、资管新规带来的机遇与挑战

(一)资管产品:回归本源、量减质增

资产管理业务的本源在于“受人之托、代客理财”。资管新规严禁开展表内资管业务,明确禁止“资金池”运作,要求金融机构加强产品久期管理和提高信息披露水平,并提出净值管理、刚兑认定、分类惩处等打破刚性兑付的监管要求,其核心旨在加速推动资产管理业务回归业务本源,避免资产管理业务沦为变相的信贷业务。这一过程中必将挤掉部分“泡沫”,预计未来一段时期资管产品规模将大概率下降,这有利于我国资管业务的长期良性发展,并有望培育出一批国际先进资管机构。

(二)金融市场:结构优化,增量资金有序进入

刚性兑付打破后,资管产品将不再是无风险投资。短期内预计部分无风险偏好的资金将回流银行表内,现金管理类产品将受益,存款市场将出现结构分化。股票市场方面,受禁止分级及相关资产比例限制影响,部分高风险偏好的高杠杆资金可能退出。同时,理财资金投资整体上将向低风险偏好转移,可能更倾向于选择业绩稳健、分红较高的蓝筹股,从这个角度看,权益市场有望获得长期利好。非标挤出的部分资金预计将流入债券市场,推动债券收益率中枢下行。资管新规下,新增资金有序进入各个金融市场,金融市场结构将得到均衡优化。

(三)金融机构:提高主动管理能力

资管新规的实施,可以说挑战与机遇并存。是机遇还是挑战,主要取决于纠正发展模式的魄力与提高主动管理能力的执行力。新规的实施,资金信托、券商资管和基金专户子公司中的通道类业务将大幅度下降,各种非标类资产配置将受到严格限制,资金池业务将被全面禁止,开放式产品不得再配置非标资产,公募分级基金将退出市场,银行委外投资将大比例下降。新规的实施,旨在促进金融机构不断提高其主动管理能力,促使资管业务真正回归本源。在高风险产品不断受到挤压和管控的同时,也正是资管机构重塑销售体系、提高投研能力、加强风控管理的转型机遇期。

(四)投资者:投资趋于理性

资管新规中对合格投资者的界定有别于部分行业先前的投资者规定范畴,投资者“风险自担、收益自享”的成熟投资理念的形成,也需要逐步进行引导和教育,整个体系的转型需要以时间熨平风险。这就要求资管机构需要在过渡期内甚至是更长时间对投资者开展深度教育,深化投资者对资管新规内涵的理解,启发投资者财富管理观念的转变,让投资者真正接受投资有风险的核心理念,引导投资者的投资风格和风险偏好更趋于理性和成熟。

(五)资管行业:华丽泡沫后走向健康发展

虽然资管新规对行业发展的政策约束显著加强,但随着社会财富不断累积增长、直接融资发展趋势不断增强、各类投资市场不断成熟,资管业务挤出华丽泡沫后,发展的后劲不仅不会削弱反而会增强,发展的空间不仅不会被挤压反而更广阔。借鉴国际成熟资管市场的发展经验,资管行业已成为全球金融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如美国的资管业务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发展至今产生了一批对世界资管行业具备重大影响力的资管公司,如资管规模排名全球首位的贝莱德,资产管理规模达6万亿美元。可以预见,资管市场经过新规的洗礼,定会涌现出中国的“贝莱德”。

“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世而制”。形势在发展,金融在变革,监管在创新。各资管机构在新规的监管变革中需要应势而谋、顺势而为,以时间熨平风险,以空间推动合规,以回归本源的初心拓展资管业务,以服务实体经济的使命实现战略转型,唯其如此,才能在新的监管格局中迎来资管发展新机遇,才会在新的经营环境中开拓资管发展新空间。

 

 

 

 

 

 

(责任编辑:张耀爱)